yourethetop

二代BS)What Should Never Be 1/3

存档用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AO3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梗来自SPN S220,"What is and What Should Never Be."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瞎灯摸黑翻(




Bruce自薄煎饼与香肠的香味中醒来。他先是深深地吸了口气,让自己沉浸在这片馥郁之中。然后缓缓地从床上坐起,尽力不去触及昨晚夜巡时留下的伤痛,清晨微凉的空气拂过裸露在外的肌肤,带来一片袭身寒意。他懒懒地舒展着四肢,欣慰地发现周身的疼痛几乎被一扫而光。


“Bruce!”有谁在楼下呼唤着他,Bruce的视野乍然一黑。


他维持着那副僵硬的姿势,紧紧地盯着那扇房门,直到他的母亲推门而入。


世界于顷刻之间土崩瓦解。


 ***


Bruce坐在餐桌旁,木然地喝着咖啡,吞咽着煎饼。他的脑子乱成了一团,里面充斥着恐惧、愤怒以及迷茫。他的双亲关切地看着他,仿佛才是那个反常的人,仿佛他的世界并没有在瞬息之间天翻地覆。他的父母。Bruce闭上眼,感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颤抖,剧烈地就要跳出来。他的思绪飘散,隐隐约约地想着Clark是否能从大都会,从千万人类喧杂的心跳声中,分辨出他。接着他意识到,他双亲,就在他眼前死而复生,而他却想着超人是否能听到自己的心跳。一阵尖锐刺耳,近乎是歇斯底里的笑声自他体内喷薄而出。


“Bruce?”母亲担忧地喊着他的名字,一只纤细而温暖的手覆盖在他的手上。他几乎就要因为这份碰触而燃烧起来,硬是及时抑制住了那股想要甩开对方的冲动。因为,无论是他们,还是那个把他推入这个扭曲、恶毒却又美丽无比的幻想世界的人,都没必要知道,他已经看穿了他们的意图。他试着放松身心,假装自己感谢她的肢体接触所带来的慰藉。即使此刻,他的胃翻腾欲呕。他不由扪心自问,如何能在如此深爱一个人的同时,又对其,且不论到底是何方神圣,恨之入骨?


“Master Bruce,您还要继续吗?”Alfred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,Bruce这才发现老管家在向他询问那吃了一半的早餐。


“不, 不用了。”他心烦意乱地回复着。Alfred到底知道多少?他还是那个他所认识的Alfred吗?虽然Bruce不想承认,但是这次他真的是走投无路。他需要和Clark谈谈。要说到谁在未知世界以及平行世界上最有话语权,那个人便非他莫属。


***


没有蝙蝠洞。


Bruce茫然地看着那扇无法打开的暗门。一股恐慌突然摄住了他,他猛地跑向一台电脑,因为在这个世界里,他不仅没有通讯器也没有值得可以交流的人,即使是在今早那般紧急状况中。


他翻阅着网络上的实时新闻,然后意识到这个世界里并没有蝙蝠侠。是的,JLA依旧活跃,成员也没有改动,唯一缺席的只有蝙蝠侠。


Bruce只有在看到超人模糊不清的照片时才舒了口气,对方英勇无畏地站在一个长着三只臂膀,每只手里还举着汽车的巨型机器人面前,他双拳紧握,眼睛迸发出红光。Bruce看着那张照片,缭乱的心绪逐渐平稳。没错,Clark肯定知道该怎么做。


他伸手拿起电话,凭记忆拨通了Clark办公室的号码。“星球日报,这里是Clark Kent。”Clark的声音自另一端传来。


Bruce犹豫了一下,因为他突然意识到,这个Clark可能也不是真的。他压低了声调模拟着蝙蝠侠的低吼。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
等待他的是一阵漫长的沉默。“…抱歉?”Clark回答他,“你是谁?”


Bruce默然地阖上双眼,须臾之后说道,“没什么,不必在意。”喃喃低语几不可闻,但他知道Clark必然能够听见。


***


他的父母坚持要求一家三口度过接下来的空闲时刻,“赶在公司再一次把你偷走之前,”他的父亲如是说。


“什么?”Bruce脱口而出道。


父亲大笑起来,“别告诉我你连韦恩集团都一块儿忘啦!”大大咧咧地嘲弄他。


“快快快,我们可得赶在他恢复记忆之前把他带出门。”他的母亲面带微笑地催促着。Bruce只得由着他们把他拉向已经等候多时的汽车。


载着他们前往公园的司机是个陌生人。Bruce虽然很想打探他的底细,又怕引起多余的疑心。他甚至不记得家里上一次雇佣员工是什么时候。


公园里充满了儿童们的欢声笑语,他们悠然地散着步,享受着哥谭难得的明媚阳光。草地上,一个小男孩朝着他的宠物狗扔了一个飞盘,小狗纵身一跃咬住了目标,引来了小男孩妹妹的热烈掌声。


“Gordon局长!”他的父亲朝那位陪同子女玩接球的中年男子招呼道。


“Mr. Wayne。”对方不失礼节又热情地握住了伸出来的手。他对Bruce的母亲笑了笑,又握了握Bruce的手。


“我对那所新建的培训学校有些想法。”Bruce的父亲对Gordon说道,把他拉到一边。


Bruce看向他的母亲,“培训学校?”


“哦,Bruce。”他的母亲满怀深情地告诉他,“我们昨天就告诉你了呀!当然啦,考虑到你总是那么繁忙,即使不记得了也不奇怪。我发誓,你的父亲当年那会儿可没你这么拼命!”


“…我,一直都在工作?”Bruce难以置信地问道。要是他的双亲能死而复生,他会恨不得把所有时间都用来陪他们。接着他又意识到,在这个世界里,他确实可以这么做,这个认知,让他感到一阵迷惘。


“当然啦,亲爱的。”他的母亲微笑着,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“我得说,当初你父亲把公司交给你真是个非常明智的选择。看看你,把公司打理得多好啊。”她抚摸着Bruce的脸庞,“我们为你感到骄傲。”


母亲的一席话让Bruce大为感动,他——


“小心!”身体反应快于大脑,他看都没看就伸出手一举挡下了冲向Gordon脑门的棒球。


芭芭拉急急忙忙地跑过来,他把球还给了她。“对不起爸爸!”她说道,Gordon只是微微皱了下眉,摇了摇头。“接得漂亮!”她兴高采烈地向Bruce致谢,随后跑回了原来的所在地,那儿她的哥哥正带着棒球手套等着她。Bruce看着她远去的背影,意识到另外三人还在注视着他,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局促不安。


“我没想到你还会打棒球,Mr.Wayne。”Gordon开口道,但是Bruce知道他真正想说的是“我真不知道你还有什么用”,因为对方所用的那个语调,通常是Bruce在宴会或者慈善晚会上邀请他进行交谈时使用的。若是放在以前,他不会感到任何冒犯,但是现在,他却无法忽视那份深藏其中的讥讽之音。


“恩,那个,”他耸了耸肩,“估计是肾上腺素的缘故。”


幸好,父亲的提议适时地打破了接下来的沉默,他邀请了Gordon一家共进野餐。“反正Laura总是会准备许多食物。”他的母亲欢快地补充道,全然否决了Gordon的抗议。


Bruce奋力咽下那句“谁是Laura?”。他有充分理由证明,要是他真的把那个问题问出口,Gordon一定会把他当傻子一样看待,他可不想加深对方对他的偏见。更何况,他可是世上最伟大的侦探,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解决这些问题。而眼下他要做的不过是一点点的谨言慎行,以及佯装自己很开心。


Bruce 坐在草坪上,背靠着一棵大树。他早早放弃了伪装,正投入地倾听着芭芭拉讲述自己将来会做出怎样的一番事业。直到他的父亲看着手表上时间,惊呼“天哪,Bruce,半个小时后你不是还要参加一场会议?”,他才遗憾地站起身,向各位告别。然后等到他再次回到韦恩庄园时,不禁对自己决意找出这个世界的问题的信心产生了动摇。


因为,老实说,除了和他的人生轨道截然不同外,这个世界的BruceWayne的人生显然没有任何差错,堪称完美。



评论

热度(58)

  1. yourethetop存档用 转载了此文字